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死亡迷恋的终结 1-4

死亡迷恋的终结 1-4

   (1)冰

  网路世界多姿多彩不受管制,一些于一般电视台所不容的超越三级节目也可
以在网上看到,其中最瞩目应该是集色情和魔术于一身的美女逃脱表演,而在众
多美女魔术师中有一位绰号「花蕾圣女」李雯在今天这重要日子要进行她人生中
最后一场表演,观众甚至工作人员也蒙在鼓里,知道的祇有她一个人……

  开场前二十分钟,李雯的私人更衣室内,赤裸的美女魔术师独个儿看着照身
镜的倒影发呆并喃喃自语:「够了,这种表演生涯实在令人厌倦,是时候好好休
息,但要留下美好的印象给我的观众,老公,请再等一会,我便会过来陪你,你
高不高兴?」

    然后便回想起三年前的往事,新婚蜜月的李雯拖着她丈夫的手,搭上那班飞
往欧洲的夜班航机,贪玩的两口子趁着乘客们熟睡之际,竟躲在洗手间内亲热,
突然机身发生猛烈震动……祇有李雯和几位幸运的乘客奇迹地生还,死者名单中
包括李雯丈夫的名字。

  这场空难令李雯自暴自弃不肯接受事实,无意中想起魔术界中的一个传闻,
「死里逃生九十九次便可换来一次新生命」,她要将新生命送给她的丈夫令他複
活,本身是职业魔术师的李雯便毅然投身更激的地下魔术逃脱表演,凭着美丽的
脸蛋、火辣的身材,灵活的身手在网上迅速窜红,而上次的「五马分尸」已经是
她的第九十九次表演,之后当然甚幺事也没有发生,知道自己被骗,此刻的她真
正崩溃了。

  这地下魔术表演场地设在郊区的一个大型仓库内,四周放满钉床、断头台、
铁处女等行刑道具,仓库的一角是一个防弹的玻璃房间,这里便是今次的表演舞
台,围在舞台周围是十多位在网上随机抽出的幸运儿到来现场见证。

  穿上白色婚纱的李雯从后台步出,这身打扮没有令现场观众感到惊讶,因为
李雯每次都以不同形象出场,包括兔女郎、女大生、俏女僕甚至修女装束,而今
次的李雯就像一位端庄、幸福的真正新娘子,老实说,穿甚幺也没所谓啦,因为
一会儿还不是脱个清光来表演。

  李雯除下头纱交给在旁的工作人员,有点像港姐袁家敏充满少妇味道的她开
始向在场观众讲解:「各位,我将会被拘束在这个祇能由里面打开的防弹玻璃房
间之内并接受机械式强姦,三分钟内不能逃脱,便会……」

    李雯没有说下去,祇是瞪大眼睛,乌黑的眼珠精灵地由右扫向左再由左扫向
右,像老师在课室找寻上堂睡觉的学生。

  一个小伙子突然举手说话:「便会怎样?」这小伙子虽然其貌不扬,但却令
李雯另眼相看,因为他有几分像她死去的丈夫。

  「便会被冰封,永远成为一具冰尸。」李雯边说边拉下婚纱背后的拉鍊,白
色婚纱便慢慢滑下露出一具祇穿上白色丁字裤的美妙女体,这突然举动令在场观
众包括小伙子瞳孔放大,心跳加速,肾上线分泌上升。

  李雯拥有令人百看不厌的胴体,纤细幼长的脖子,柔软却充满弹性的乳房,
平滑无赘肉的小腹,还有那小小丁字裤遮不了的茂密阴毛,简直令任何雄性动物
一看便疯狂。

  李雯将婚纱细心摺好放到一旁再对观众说:「毕竟上次的逃脱表演已将我的
手脚筋拉伤,今次是否成功还是未知之数,所以我想邀请一位观众帮助完成这可
能是我的最后一场表演。」李雯的目光不经意投向刚才那小伙子。

  「我来!」「我来!」「我来!」自荐的叫声此起彼落,几乎大半的现场观
众皆举手叫嚷,因为他们都知道临时助手的福利,没有举手的不是怕老婆或女友
的胆小鬼,就是不折不扣的性无能,再不是就是祇喜欢男性的同性恋者。

  李雯像无视任何举手的观众,手指指向小伙子说:「这位先生有兴趣当我的
助手吗?」小伙子不敢相信没有举手的自己竟然被美女魔术师看中。

  在这仓库的高处是这里负责人朱福首的办公室,喜爱玩乐的富二代朱福首最
爱这类SM美女逃脱表演,不久之前不惜重金买下这里当老闆来过过瘾,而今天
一个稀客来到这里边喝红酒边谈生意,他便是来历神秘的第六频道收费电视台大
老闆面具男爵,为了减少竞争对手另外加强他们王牌节目「死神约会」的市场佔
有率,面具男爵暗中四出收购其他略有名气的SM美女逃脱表演节目的拥有权,
而今天的他以白髮白鬚智慧老者的形象出现在朱福首的面前。

  「朱先生,这价钱买下这里的设备、播放权和十多位合约美女魔术师应该足
够了吧?」面具男爵将一张支票送到朱福首的手里。

  朱福首看了支票上的银码一眼然后微笑着说:「这价钱不错,但我刚买下这
盘生意还没玩够。」这个当然,虐待狂的他喜欢设计危险魔术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每次采排时乘机对美女魔术师上下其手乐此不倦。

  「朱先生,这盘生意并不如想像般简单,请你好好考虑一下。」面具男爵看
来志在必得。

  朱福首喝了一口红酒,通过玻璃幕墙看着下面的表演场地兴奋地说:「正场
要开始了。」

  工作人员将小伙子请了上来,几乎全裸的李雯将手向两边伸展然后说:「现
在请检查我的身体有没有收藏任何工具。」

  小伙子红着脸说:「真的……可以吗?」面对眼前美人的邀请小伙子竟不知
所措。

  「她说动手便动手吧!」「哼!婆婆妈妈!」「你不来?我代你吧!」现场
观众看来极之不满。

  「先从这里开始吧!」李雯说罢竟主动捉着小伙子的双手往自己的乳房按下
去,两团软肉的质感令人爱不惜手,突出的乳尖顶着小伙子的掌心令他忍不了用
力一抓,手指便陷入肌肤少许,轻轻鬆开手指,软肉又回复原状十分有趣。

  李雯露出既陶醉又痛苦的表情,然后转过身子背向小伙子让他的一双手穿过
自己腋下继续他的禄山之爪,同时用那穿上等如没穿的丁字裤臀部磨擦着小伙子
的要害,呼吸着李雯颈后传出的淡淡幽香令小伙子迷惑于色欲漩涡之中,下面的
小小伙子开始膨胀起来。

  这样下去随时擦鎗走火,李雯在适当时候停了下来说:「跟着请详细检查我
的下身。」

  工作人员将一座红色的情趣椅搬了出来,李雯坐上椅子,M字腿张开放在两
旁横伸脚座上,此时大家才看清楚薄薄丁字裤的重要部位已被李雯滑潺潺的爱液
弄至半透明,鲜红色的裂缝隐约可见更添诱惑。

  小伙子金睛火眼看着这神秘禁地,李雯假装害羞说:「太难为情了,你的眼
睛像想吃了人家,请先闭上眼用鼻子作嗅觉检查吧。」

  小伙子依着李雯的吩咐,闭上眼睛将头揍近她的两腿之间,一股甜中带酸的
女性独有气味扑鼻而来,虽然看不到但知道目标就在眼前,小伙子以鼻尖磨擦着
李雯的要害。

  李雯咭咭一笑然后说:「哈!好痒啊!那不如用灵活的舌头来代替鼻子吧。」

  小伙子恭敬不如从命,立刻伸出舌头隔着丁字裤舔弄着李雯的快感小豆,一
般逃脱表演前的检查都是给幸运的现场观众乘机对美女魔术师作身体的接触,除
了全身肌肤任摸,最大的限度是容许以手指探进肉洞内作深入的检查,不过李雯
今次却超出底线……

  李雯媚眼如丝状甚陶醉,领略了多次舒适快感后向小伙子提出没有男人会拒
绝的邀请:「看来还未彻底,请使用最敏感的肉棒来检查我的体内深处。」

  小伙子张开眼睛,呆了一呆说:「真的……可以吗?」

  看着这满脸都沾上唾液和爱液的小伙子傻气模样,李雯从心里笑出来说:
「有甚幺不可?」

  工作人员正想送上安全套给小伙子使用,却给李雯的一个手势叫住,看来她
是想来个真正全接触。

  在高处观看的朱福首恨得咬牙切齿说:「哼!昨晚采排时,这婆娘祇肯给我
满足手足之欲怎样也不肯给我爱的一发,现在却自愿给这傻小子来个中出,不公
平啊!李雯,你去死吧!」

  身后的面具男爵看着远处的李雯说:「应该死的便会死,朱先生不用咒她。」

  原来面具男爵除了来作出收购行动,拥有如狗般敏锐嗅觉的他被李雯身上的
死亡气息吸引而来。

  下面的表演继续进行着,李雯稍微抬高下身以挑逗的语气说:「还等甚幺?
有这东西妨碍如何作进一步检查?」

  在这情况下,傻瓜也知道怎样做,祇见小伙子抓着丁字裤两角慢慢拉下,李
雯作出配合提起双腿让丁字裤顺利脱出,一个全祼美女便展现在小伙子眼前。

  如箭在絃,小伙子拉下裤子将已勃起的肉棒插进李雯的肉洞并抽动起来看来
极之急色,如此活春宫令在场观众大声喝采给小伙子造势,不过不到一分钟他们
却一百八十度转变成喝倒采,因为在这短时间内小伙子竟然一泄如注,脱出来时
像一个泄了气的香肠形气球,原来他有早洩的毛病难怪刚才不敢举手。

  李雯希望在死前有一次完满的性爱,对手如此不济虽然有些失望,但毕竟小
伙子是自己选的也怪不了谁。

  为了让小伙子有一个下台阶,李雯假装满意说:「谢谢你,你做得很好,那
幺经过全面检查后我的身上还可能藏有甚幺工具吗?」

  「没可能,当然没可能。」小伙子坚决地说。

  李雯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站起来说:「那幺请準备以下的工作,就是把我狠狠
拘束起来。」此时工作人员将情趣椅推回后台,让现场观众毫无阻碍看清楚用作
表演的玻璃房间。

  看着这行刑的地方,李雯的心不禁激动起来,九十九次在里面接受不同的死
亡游戏已令她身心俱疲,其中几次在生死关头眼看快要失败正想放弃,甚至憧憬
着未知的另一个世界,不过想起她所追求的唯一希望,李雯使出最后力量从鬼门
关逃出来,但当一切希望幻灭令她再没有生存下去的必要,就像「神鵰侠侣」中,
等了十八年的杨过跳下断肠崖时的心情一样。

  玻璃房间中央是一个可以旋转的圆形舞台,舞台四角竖立了四条金属柱子,
金属柱子向内位置布满多个小孔,四条金属柱子的中心位置是一个包上黑色皮革
的马鞍形木箱,木箱上安装了一支肉色的假阳具。

  当然每次表演前也会由美女魔术师亲自作出讲解,所以李雯也没有例外:
「各位,这玻璃房间的门是唯一的出路,由电脑控制祇能由里面打开又或者行刑
完毕自动打开,这意味着没有人可以在表演时进入拯救,而我将会被拘束在马鞍
上,三分钟内不能脱身便会被金属柱子上的小孔所喷出的急冻氮气冰封成为一具
冰尸,希望大家喜欢今次的表演,那幺现在开始吧。」

   工作人员将一套连着封口球的头部皮带拘束交到小伙子手上要他亲手给李雯
戴上,小伙子先将封口球塞进李雯口里再将皮带绕到脑后扣紧,封口球两边的倒
Y型的皮带跨过头顶同样在脑后扣好,两腮位置的皮带下面的分支皮带则在下巴
扣上,这样头颅被重重皮带包围下的李雯看来既可怜又可爱。

  跟着便是身体的拘束,李雯穿上一套米白色帆布製造的疯人衣,小伙子便将
疯人衣后的皮带逐条扣好,套进手臂没有袖口的衣袖以交叉形式放在胸前再在背
后缚牢,李雯尝试挣扎却徒劳无功。

  李雯和小伙子进入玻璃房间后,马鞍上的假阳具即时强烈震动起来,李雯跨
过马鞍对準位置慢慢跪下去,这样整根假阳具便消失在她的胯下,由于过份刺激
令她全身抖震,而口部因为封口球不能发出声音,小伙子随即将马鞍左右预设的
多条皮带将李雯的脚踝、膝头和大腿分别缚牢,最后小伙子退出玻璃房间并将门
关上。

  玻璃房间内祇有不能动弹的美女魔术师一个人,既要忍受两腿间的刺激又要
用尽办法脱身并不容易,不过对李雯来说这次表演的困难度不算太高,这时圆形
舞台开始旋转起来让现场观众可以从不同角度欣赏跪在马鞍上的裸体美女魔术师
的美态。

  李雯强忍下身所受的刺激并且心中念念有辞进行自我催眠:「我是贺甸尼,
世上没有东西可以把我拘束起来……我是贺甸尼,世上没有东西可以把我拘束起
来……」(注:贺甸尼是已逝的美国逃脱术鼻袓,李雯凭着这套自我催眠令她多
次死里逃生,不过也因此泥足深陷走火入魔最后产生自杀倾向。)

  已经过了一分钟,没有反应、望着远方没有焦点的李雯看来毫无进展,突然
一只手出现在疯人衣的下摆,藉着脱离衣袖的右手帮助,李雯发力挣扎终于将整
件疯人衣由下向上揭起成功脱身,虽然还有时间,但李雯不是弄开腿部拘束儘快
离开险境而是解开头部拘束,此时的她已被电动假阳具弄至一脸红霞春心蕩漾,
一只手在右乳搓揉,一只手在阴蒂轻擦,口中发出如梦呓的销魂呻吟,李雯像完
全没有重视余下的宝贵时间,工作人员发觉不对劲急忙拍着玻璃门作出警告。

  三秒……两秒……一秒!时间一到,四条金属柱子便同时向着李雯的赤裸娇
躯喷出急冻氮气,一下子零下四、五十度的低温瞬间令她失去知觉,不过在她眼
前一黑前却看到玻璃房间外的小伙子变成了她的丈夫并穿上当年空难时一模一样
的服装,而今天刚好是空难的三周年,跟着便像电脑关机甚幺感觉也没有了,同
样这种超低温也令她的动作像时间停顿般凝固住了,急冻氮气继续喷射,温度已
接近零下六十度,李雯的全身已铺上一层薄薄的白色冰霜,远看就像一件冰雕的
艺术品,当然被这样急冻是没有生存的可能。

  三分钟后,急冻氮气才停止喷射,玻璃门也自动打开,现场观众包括小伙子
皆露出惊愕的表情,不过结局却无法改变……

  朱福首目瞪口呆说:「死了?怎幺死了?现在该怎幺办?」刚当上这里的老
闆便弄出人命令他不知如何是好。

  面具男爵冷静地说:「既然死了人当然应报警处理,明天的报纸便有头条新
闻。」

  朱福首摇着头说:「不行!我们是名门望族,我的父母不知道我是这里的老
闆,不能让他们知道。」

  「既然如此,不如把这里卖给我,一切由我来负责,如何?」面具男爵找到
朱福首的弱点再乘机收购。

  「好!一言为订!」朱福首在面具男爵的买卖合约上大笔一挥就此完成这单
交易。

  正想转身离开,朱福首突然想起一事于是向面具男爵请教:「请问你如何处
理李雯的死亡事件?」

  面具男爵轻鬆地说:「这个简单。」说罢将一张合约放在抬上。

  朱福首上前一看大惊地说:「难道这是国际通行的」生死契约书「?但上面
好像没有签名啊。」

  面具男爵轻鬆地说:「这个简单。」祇见面具男爵在「生死契约书」上轻轻
一扫便出现李雯的签名在签署栏内。

  此时全部现场观众都已离开,三位驻场的美女魔术师看着玻璃房间内李雯的
冰尸讨论起来。

  「李雯姐真傻,明明可以逃出生天却坐以待毙。」

  「或许她有苦衷吧。」

  「这种死法看来也不错,尸身可以永久保存起来。」

  三女突然感怀身世想起各自的烦恼,不知不觉产生了自杀的倾向。

  「哼!那家伙还不和他的老婆离婚跟我一起生活,我便在表演里自我了断让
他后悔一生。」

  「唉,今天又多了四根白头发,好!在最美的时候找个机会在舞台上意外身
亡好了。」

  「咳!咳!既然患上不治之症,看来时日无多,我不要死在病床之上,要死
也要死在舞台之上。」

  三位美女魔术师的死亡气息令身在高处办公室内的面具男爵也可感受得到,

  不过最令面具男爵紧张的是下面的工作人员正对李雯的冰尸有所行动于是通
过扩音器大叫:「下麵的人别碰这具冰尸,小心碎裂啊!」

   据说李雯的冰尸从此便放在第六频道收费电视台的地下冷藏库内成为面具男
爵的私人珍藏品。


                          2、欧云诗篇

  时租酒店的其中一间房间内,一男一女正进行另类情趣游戏,一人像狗般趴
在地上,屁股高高抬起,另一人则拿着皮鞭向着对方身上大力鞭挞,再看清楚一
点,趴在地上饰演受虐角色的,竟然是一名身材健硕的美男子,身体不够壮健当
然不行因为他的职业是消防队的头目,他的名字叫严升,而饰演施虐角色的竟然
是一位女子而且是一位标緻的美女,外貌简直和与香港电视女艺员高凯玲齐名的
何傲宜没有分别,表面温婉但性格却如狂风猛火般刚烈,所以她的绰号叫「风火
飞花」,没错,她便是地下魔术表演场的「四小花」中的欧云诗。

  此时的他们当然是一丝不挂,欧云诗突然使出吃奶之力向严升的屁股挥出狠
狠一鞭,惨叫声中便留下赤红的鞭痕,看着自己的杰作,欧云诗竟生出怜爱之心
轻抚严升受伤的臀部幽幽地说:「痛吗?」

  「不痛……不痛……啊……啊……啊……」严升已不能说下去,因为一条湿
滑的舌头如灵蛇般钻进他的菊花洞内,这奇妙感觉同时让他想起不快的往事,那
次在房事中向妻子提出这样的要求,换来的是厌恶目光然后是掩着鼻子拒绝了,
但现在的欧云诗却主动提供这种服务怎不令严升喜出望外。

   一只纤纤玉手无声无息伸至严升的胯下以不快不慢的速度上下套弄着他那早
已勃起的肉棒,面对这双重刺激相信世上没有男性可以忍受多久包括严升在内,
终于不消一刻他的小弟弟便在欧云诗手中爆发了。

  严升无力地伏在地上休息并回味刚才快感,欧云诗从后贴着他的耳边幽幽地
说:「升,你爱我吗?」

  「爱!我爱死你了。」严升闭着眼说。

  欧云诗满意地微微一笑然后妩媚地说:「那跟你的太太离婚,永远和我一起
好吗?」

  这要求令严升沈默片刻,心想:如果能早点认识欧云诗,现在的太太绝对是
她了,可歎世事造物弄人只得说出实情:「暂时……还不能,她刚刚有了身孕,
不能抛下她不顾,而且现在不是很好吗?」

  欧云诗看中了严升,将最好的都给了他,甚幺也肯为他干,但看来她是独佔
不到这个男人了,但甚幺女人也休想得到这个男人,于是把心一横不如一拍两散,
一把锋利的匕首便出现在她的手里,只要向他的背后心窝插下去,又或者在他的
咽喉一割,事情便可获得解决……(注:别问为何匕首会出现在她的手里,因为
她是一流的女魔术师。)

  最后关头她还是不忍心杀害这个她深爱的男人,不过却想出一个方法去惩罚
这个男人让他永远记得自己,于是怱怱穿回衣服也不理会躺在地上的严升,离开
前只留下一句说话:「你会后悔的。」

  已经过了一星期,严升通过多种方法还是找不到欧云诗,心中不禁产生不祥
的感觉,欧云诗究竟去了那里?

  这一夜,一封由快递公司于指定时间送出的信件送至严升的家里,这封信并
非一般书信而是欧云诗的绝命书,看过信件后严升脸色大变,也不理会妻子的反
对,十万火急离开家门跳上计程车向写在信中的地址赶去。(注:这地址其实就
是地下魔术表演场。)

  在途中,严升跟据信中所述的网址和密码以智慧手机进入了一个神秘的深层
网站,而网站播放的正是今晚地下魔术表演场的现场直播……

  失蹤多日的欧云诗出现在萤幕之中,穿上红色低胸晚礼服的她仪态万千由后
台步出,她……太美了!一头黑色秀髮全部梳向左边紥成一条大辫子,不浓不淡
的化妆洽到好处,精緻的五官叫人看得着迷,总括来说就是翻版何傲宜相信也没
有人作出反对。

  跟着便是欧云诗亲身介绍自己的节目:「各位,今晚我将会为大家表演真空
高压窒息逃脱魔术,目前还没有魔术师成功逃脱,当然失败的下场便是死亡,但
请放心,我是不会死的,除非……我愿意……又或者……那个男人。」

    其他人当然不明白句尾的意思,只有严升知道欧云诗所指的那个男人便是自
己。

    在浓烈的死亡气息下,在地下魔术表演场的高处办公室内,刚当上这里老闆
的面具男爵呷着红酒歎着气说:「看来今晚有人要死了。」

  严升觉得今晚的欧云诗有点奇怪,再想起那封绝命书,难道她真的想了结自
己,无论如何必须儘快赶至现场阻止她做出儍事,于是从钱包取出千圆大钞交给
司机说:「这个给你,请你开快一点。」有钱使得鬼推磨,司机收钱后将计程车
加快速度。

  萤幕中,欧云诗似笑非笑地说:「死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最爱,一
个人孤零零活在世上,那幺现在讲解今次的大致表演内容,在玻璃箱内我将会手
脚被锁起,脖子套上自动钢索圈再放进真空胶袋内,这当然还不足够所以在真空
胶袋外再套上几个自动钢索圈,真空胶袋内的空气会渐渐被抽光令我进入窒息状
态同时弄至全身不能动弹,而自动钢索圈慢慢收紧进行绞刑和切割身体,不过最
危险的是玻璃箱会作出气体加压程式,如果我的白马王子不能及时赶上,我便会
变成一颗大肉丸。」这些说话像在对严升作出暗示。

  欧云诗收起笑容认真地说:「那幺,死亡逃脱现在开始吧,首先请检查我的
身体,我……就在你们的头上!」原来刚才的都是预先录影,真正的欧云诗捉着
吊环如仙女般在空中飘蕩,此时的她近乎全裸,一对乳头贴上小小的心型贴纸,
下身则是一条小得可怜的C字裤,下麵的现场观众们像电影「生化危机」的丧尸
般双眼放光嘴角流涎,举头等待上面的天鹅肉掉下来。

  「要下来了,大家请接着我。」欧云诗张开手脚跌入人群中,虽然没有受伤
但却被如狼似虎的现场观众乘机抽水,一下子身上小小的东西都被抢得光光净净,
无数的手在她的娇躯摸索……

  看到如此淫乱画面,严升气得顿脚大喊:「她是我的,你们别碰她!」这突
然举动吓得计程车司机通过倒后镜向严升看了一眼。

  自知刚才失仪,而且最重要的是要儘快到达现场制止那班禽兽,于是乖乖送
上千圆大钞给司机说:「这个给你,请你开快一点。」又有钱收了,司机当然乐
意照办。

  现场观众对欧云诗的检查愈来愈激烈几乎进入失控状态,其中几个竟想脱掉
裤子对欧云诗作更深入的检查,幸好三名助手像驯兽师般挥舞皮鞭向行为过火的
现场观众抽打才能控制住场面,最后才能将欧云诗从人群里救出来,既然满足过
手瘾,那班禽兽也没有甚幺多说,检查这一关算是通过了。

  刚脱离几乎被人轮奸的险境,现在便要面对绝境死亡的危机,欧云诗被带到
那用作表演的强化玻璃房间内,这里也是美女魔术师李雯魂断之处,欧云诗会否
步向李雯的后尘?

  贴身的拘束只是简单的手扣和脚镣,赤裸的欧云诗背向观众,两手放在背后,
让助手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合金手扣将两只手腕锁牢,同样地双腿亦锁上合金脚镣,
一条像颈炼的东西套在欧云诗的脖子上,这便是称为自动钢索圈的东西,它是由
钢索所制,前面像腰果的金属装饰物其实就是一套精密的机械结构,它可以使连
着的钢索慢慢收紧,当工作时它前面像红宝石的小灯便会闪亮。

  跟着的拘束工具便是一个大型透明胶袋,它的质地较硬而且厚,所以当空气
被抽走后,它便会像胶壳一样将里面的东西紧紧包裹着,外型并非一般四角方型,
而是像灯泡般上细下大,欧云诗坐进透明胶袋后助手便将袋口用工业专用的索带
索紧,然后合力连人带袋抬起挂在玻璃房间顶部的铁钩下,通过透明胶袋可以看
到里面的欧云诗以双手反锁,两腿弯曲膝部贴着胸的蜷曲姿势,助手又拿出三个
像刚才自动钢索圈的东西不过却是加大码,它们分别套在透明胶袋的上中下位置
再用透明胶纸贴紧,最后一条抽气胶喉便插进这透明胶袋之内。

  严升看至这里心急如焚,因为他知道欧云诗的危险游戏要开始了,于是对司
机说:「这个给你,请你再开快一点。」此时严升才发觉钱包已没有钱了,倒算
这计程车司机有点义气没有计较说:「不用了,你刚才已给了很多,我再世车神
冼拿并非浪得虚名,坐隐啊!」严升心想那个冼拿不是已经撞车死了吗?随着司
机狂踏油门严升背部紧贴椅背不能动弹。

  欲速不达,沖了几盏红灯,警号便在后面响起,一名交通警察骑着铁马追了
上来并将计程车截停。

  「司机,熄火,驾驶执照。」这是一般的警方公式口吻,但已足够令这个年
纪不轻的计程车司机心胆俱裂,因为他的交通安全积分只扣剩两分,看来今次要
提早退休了。

  「小叶,是你吗?」后座的严升突然叫了出来。

  「是你?升哥,这幺夜去那里啊?」原来这交通警察曾经当过消防员并和严
升出生入死。

  「是这样的,我有些急事,可否……通融一下?」严升自知这是阻差办公,
但为救欧云诗也没有办法。

  放眼四野无人,街道静得鬼影也没有一只,这小叶侧过头轻声说:「快些走,
我甚幺也没有看见。」

  难得这交通警察放他们一马,计程车司机不走才笨,严升伸头出窗外道别:
「谢谢,有空出来一起喝酒吧。」

  「谢谢你的帮忙。」司机在途中不忘向严升道谢。

  「别客气,你帮我,我帮你嘛。」严升边说边想被这样一阻能否赶及到达目
的地。

  回说地下魔术表演场内,助手已彻出强化玻璃房间外并设下电脑锁,房间内
只剩下欧云诗一个人,现在的她就像猪笼草内的苍蝇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虽然上次发生的李雯自杀事件,但现场观众不会相信今次欧云诗会坐以待毙,
因为他们看到透明胶袋内的欧云诗开始活动了,柔软度十足的身体做了个简单的
动作便将反锁在背后的双手弄至身前,看来她这样做是为了方便下一步的开锁工
作,只见一条幼线由她的口中拉了出来,那幺她的喉咙内应该藏有百合匙一类的
开锁工具,但大家都猜错了,因为拉出来的竟然是一粒小小的粉红色震蛋,这时
欧云诗的脸上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因为她知道这将是她人生中最后的一次高潮
快感。

  而为了增强这种感觉,欧云诗算好时间在事前已吃下令人兴奋的春药,这并
不是一般春药而是那种帮助牛马畜牲交配的动物专用催情药,用在人身上是非常
危险必须立即洗胃。

  这时药物在欧云诗体内产生作用,她的思想开始迷乱,一对乳房慢慢涨满,
下身的肉洞大量渗出滑潺潺的爱液,全身的感觉像几何级数倍升并渴望任何人的
触摸。

  没有理会手脚上的合金手扣脚镣,欧云诗媚眼如丝利用这沾满自己唾液的超
强震蛋刺激身上性感带,首先是耳后颈旁,然后是左右两粒像快要流出奶汁的乳
头,沿着向下路线停在那因充血而勃起的快感小豆之上,这触电的感觉令欧云诗
爽得像升上九天云外,口中无意识地发出销魂淫叫,不过这一切在一刹那却停住
了,因为空气在刚才已无声无息地通过抽气胶喉被抽走,透明胶袋将内里的欧云
诗密不透风紧紧包裹住,不能动弹的她以这淫蕩姿势像琥珀内的昆虫般被封存起
来。

  窒息的感觉令欧云诗清醒片刻,自知死期将至却希望死前可以看严升一眼,
就像临终病人渴望亲人在身边一样,于是欧云诗努力留着最后一口气等待严升的
来临,但一位美女在没有空气的透明胶袋内可以捱多久呢?

  祸不单行,脖子上的自动钢索圈闪出红光这意味着钢索正慢慢收紧令欧云诗
呼吸更加困难,同一时间,身上三个自动钢索圈闪出红光,钢索一寸一寸勒进美
女的肌肤,当然这设计并不是真的想把欧云诗的头和身体绞断,其目的只是增加
表演的可观性,钢索圈收缩至一定程度便会自动停止,不过真正的杀着随即展开,
欧云诗感到一股无形压力正由四方八面向自己的身体压过来,原来空气加压装置
已被启动,现在的欧云诗只能呆在透明胶袋里默默地、痛苦地忍受着,心里只是
想着:「升,你在那里?我快不行了。」

  一分钟、三分钟、七分钟……助手和现场观众感觉不太对劲,难道今次的魔
术表演又成了真正的死刑?

  「轰!」地下魔术表演场的现场录影厂房大门被硬生生撞开,严升像天神下
凡般双手提着那种特殊部队用来破门的横撞式筒锤出现在门外。(注:别问那横
撞式筒锤何来?因为严升是一位专业的消防员。)

  刹那间,欧云诗像感到严升的来临,闭上的眼睛慢慢张开并流下一滴美人的
眼泪,那是兴奋的眼泪?甜蜜的眼泪?还是绝望的眼泪?

  那三名助手对欧云诗的处境爱莫能助,不过他们更重要的任务是要维持秩序
令表演途中不被骚扰,三人立即上前拦截,欧云诗就在眼前,现在的严升绝不容
许任何人阻碍他的去路,正所谓神阻杀神、佛阻杀佛,严升左一拳右一脚再加上
一个头锤,三名助手便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正想将困着欧云诗的玻璃房间打破却发觉刚才的横撞式筒锤不知掉到那里去
了,情急之下拿起墙边的小型灭火筒向着玻璃房间掷过去,灭火筒竟被反弹开来,
强化玻璃没有爆裂只留下小小的花痕。

  一般人对这情况早已束手无策,不过别忘了严升是一位专业的消防员,只见
他上前研究了一刻,然后从裤袋中拿出一柄冲力撞锤(注:冲力撞锤,一种装上
合金尖头的手锤,可以将密封式车厢的强化玻璃敲破,别问那冲力撞锤何来?就
像港产片「功夫足球」中,身为汽车维修员的球员身怀「士巴拿」是很合理的,
所以身为专业消防员的严升身怀冲力撞锤这种破窗工具也是是很合理的。)

  一下……两下……三下……严升向着同一点的位置用力敲下去,强化玻璃上
的裂痕越来越大。

  其中一个倒在地上的助手醒来第一眼看到如此情况急忙大叫:「危险啊!」

  这警告来得太迟了,强化玻璃突然爆开,一股气流沖出将严升撞至跌倒地上。

  透明胶袋内欧云诗再没有任何反应,鲜血从她的七孔流出来,多幺的凄美!

  多幺的诡异!(注:欧云诗的死因是潜水夫症,当体外气压或水压增加,体
内血压便会相应增加以作抗衡,一旦气压或水压消失,体内的血液便会从身体各
个孔道喷出来,而这情况已救无可救。)

  看到欧云诗的惨况,严升心痛得跪在地上流出眼泪,本来是来救人反而亲手
送她一程。

  现在的严升想到一百个抛弃妻子和那未出世骨肉的理由,但抛弃欧云诗的理
由却一个也没有,严升终于明白真正所爱的是欧云诗,可惜一切已经太迟了,欧
云诗成功以自己的生命令严升后悔终生,不过代价实在也太大了。

  严升终于崩溃并嚎啕大哭起来,堂堂男子汉竟哭至如此凄厉,在场的助手和
观众不禁为之动容,而两位女子慢慢步至严升身边。

  「不要伤心啦,人死不能複生嘛。」左边的女子好言安慰。

  「是啊,更好的可能在你的身旁。」右边的女子随着附和。

  这两位女子好美啊!而她们便是这里的「四小花」死剩种,美女魔术师夕雾
和母其薏雅。